南京之死,是冷酷无情的

以南京大屠杀为题材的电影,最低级的错误是拍成一个杀人、强奸的大展览,因为作为文艺作品,我们显然要求它不仅仅是直接模拟琐碎的现实,而应该有更多的价值。以前出现的同类题材作品,有不少都不同程度地犯过上述错误。陆川导演当然不至于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然而他应该做的只做了一半。由于编剧存在的问题,影片最终并没有能清晰地描述人们面对大屠杀这么严重的变故怎样想、有什么反应、心理状态发生了什么变化。因此,《南京!南京!》这部电影在我看来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总体来说不能让我满意。

虽说陆川这个导演一向以冷静的镜头语言著称,可是这次的《南京!南京!》已经是近乎冷血了。

实话讲,我是抱着见证本年度甚至是十年来最伟大的华语电影的心态坐到《南京!南京!》荧幕前的,不料却如同亲身被强奸一般浏览了一部完美的日本励志电影。

关于南京大屠杀,有一个最引人深思的问题,就是那些日本士兵——很多都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是怎样变杀人机器的?是什么让他们丧失了人性?从《南京!南京!》的开头部分来看,陆川导演似乎有意要分析这个问题。影片开头部分安排了一场激烈的巷战,以刘烨饰演的角色为首的中国军队残部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也让日军的一个小分队损失惨重。当然,这可以理解为导演用战争场面形成一个有冲击力的视觉段落,让影片更能满足市场的要求。不过,我更愿意认为导演希望借助这个情节来回答上述问题:进入南京的日本占领军仅有5万人,他们要统治有六、七十万人口的城市,其中还有可能将近10万的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这里面很多人可能成为占领军潜在的敌人,所以日军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再加上日军在淞沪会战经过很长时间的激烈战斗才占领上海,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日军曾计划在3个月内占领整个中国),日本人积累了很多怒气想要发泄;恐惧加上愤怒两种心态交织在一起,使得那些军人丧失了人类共有的基本道德。换句话说,正是战争本身让日本士兵变成了杀人狂。这是一种很合理的解释。当然,影片开头这段情节是否符合历史事实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我目前看到的资料是,唐生智接蒋介石命令放弃南京后,中国军队已经进入混乱状态,完全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不过,文艺作品并不一定要精确地契合史实,更重要的是激发更多的思考和研究。从这一点来说,影片尝试解析日本军人的心态是值得肯定的。有人从民族主义立场出发,认为这部电影不应该以日本士兵角川的视点讲述故事。我认为这不仅不是一个问题,反而有可能为影片创造成功的条件,因为只有以日本士兵的视点才能分析和回答本段开头提到的那个重要的问题。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在接下来的部分,影片并没有强调角川对杀人这件事的态度有什么变化。这样一来,开头的那段战争戏顿时失去了动机和落脚点,从而仅仅是一个有冲击力的视觉片段而已。对照电视剧《士兵突击》,主角适应杀人的过程处理得很有戏剧性,对观众很有说服力。而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把人物放在一个充满杀戮的环境中,却没有处理人究竟如何适应杀人这个问题,这是很让我觉得惋惜的。

影片从头到尾一直是在一种绝望的气氛中进行,看完后的感觉就像是被强奸一样。

首先不得不敬佩陆川的勇气,敢于就亿万人瞩目的国家主题进行创作,本身就是一种舍我其谁的创举。民族和道德已成的高度已然给创作设置了一个极高标准的要求,也注定该片不可能不被过度的曝光和宣传无限的放大,以至于在影片中出现的任何不完美之处,都会被观众和舆论吹毛求疵的争议和批判。在艺术领域,比起把小放大,把大放得更大绝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但导演在影片中凝注的深度却让人十足的失望。

就这样,影片的第一个段落结束,接下来的这段故事开始以唐先生为主要人物。唐先生是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主席拉贝先生的秘书,唐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竭尽全力且不择手段,不惜与日军合作而间接出卖安全区的难民。但是这段故事的最后他把离开南京的机会让给了别人而自己从容赴死。这个人物形象是比较丰满的,因有缺陷而显得可信,因有反差、有变化而可以吸引观众的认同。但是即使是这一段故事,情节的发展并不紧凑,仍然有一些段落像是本文开头提到的那种没有叙事动机的杀人、强奸展览。更重要的是,作为主要线索的角川相关的情节几乎停滞下来,使得整部影片缺乏整体感。只是在这一段后面的部分,角川爱上了一个来自日本的军妓,然而这个情节在这里还很难看出来有什么意义。当然,可以认为角川在一个充满杀戮的环境中感到内心空虚,因而很容易在性爱中找到了慰藉,就如同《色•戒》中的易先生一样。但是,因为前面并没有细致地刻画角川内心的虚无感,因此在这里观众对这段战争中的爱情很难有强烈的认同感。

 

借用王中磊的话:“关于那一场灾难的影像和文字,我们在爱国主义教育时都已经接触过了,是不是有必要再花将近一个亿的资金,把它们重现一次?我觉得意义不大!”。在本片中,陆川导演将众多粗暴残酷的场景进行了粗暴残酷的堆砌,并聪明的配合黑片片景,使得该片基本达到了一般纪录片的平均水平。但我们花上40大洋不是为了在一个公众场合和更多的人一起重新复习一下历史,那不如下载纪录片《南京大屠杀》来观看。如此对历史毫无深度挖掘的再现除了对一些对民族历史不甚感兴趣的年轻一代和旁观者的外国人以感官上的震撼之外,除了给在爱国主义情绪驱动下涌进电影院的观众们过眼云烟般的景象浮现之外,根本无法到达国人寄于从悲剧电影中寻觅和提炼信心希望的期待,更无从谈起民族精神的诉求。

影片最后一段故事的视点又回到角川身上。这一段里,导演终于让我们看到角川心理的变化,他在日军的占领南京庆祝仪式上终于崩溃。之后他放走了两个几乎被杀的中国人,然后举枪自杀。角川的悔悟是有历史依据的,我们都知道以东史郎为代表的一些日军老兵在战后的忏悔。即使多数忏悔的日军老兵是在战后才完成心理转变,电影把这个过程提前到战争中,也是合理的创造性虚构。并且,张纯如的《南京暴行》中也记述了一个事例:一位中国女孩被掠去做慰安妇后病重,这时她遇到一名会说中国话的和气的日本军官放了她并用汽车把她送回南京城内,这名日本军官与角川有相似之处。不过在电影中角川的心理变化来得太晚,我想观众可能已经因为视点变来变去而无所适从,或者因为情节缺乏进展而不耐烦了吧。另外,引起角川心理变化的诱因也显得过于迂回。角川的悔悟似乎是这样发生的:他爱上了一个日本军妓,因此不能再忍受他的同侪对中国女性施暴,从而不能再容忍日军的整个暴行。这个诱因逻辑比较复杂,如果不加以特别解释,恐怕对观众说服力并不是很强。

当年的日军强奸了中国,强奸了南京,陆川的电影强奸了观众。

纷乱动荡背景中的故事是导演们最难把握的题材,因为其多线的人物、交错的线索、多元的叙事角度、参差的感情渗发高度等都极难梳理。陆川导演声称在《南》中开创性的采用一个日本士兵的角度,而我们更认为这是为了让电影不至于脱落成零散的章节不得不设置的连接线,至于从这位叙事主角抒发的内涵,则是几乎没有。倘若导演想借用侵略方的视觉表现日本阵营中还存有良性的某些个体的反省和深思以拔高到人性的高度,但整个影片中连角川的一个内心独白和感情描写都没有;倘若导演预采用发起者的眼景来更冷漠的展现屠杀中的残酷,但又从头就塑造了几位连误杀贫民都倍感罪孽的日本士兵形象。而陆剑雄、唐先生、姜淑云等更饱满的形象在其左右陆续的呈现,更显得角川的角色无异于一个概念性的花瓶,以至于影片结尾角川放走两名中国幸存者后自杀的情节设置显得是那么的突兀。

说到对人物心理的刻画,我们可以对照陆川导演以前的作品《寻枪》,那部电影通过花样繁多的视听手段把人物的焦虑刻画得淋漓尽致。而这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故事发生在非常极端的情境下,本来也有可能展示人物内心的剧烈冲突,结果却是在很大一部分时间里人物心理刻画模糊不清或者平淡无奇,实在是可惜。

 

虽然陆、唐、姜三个角色的塑造相对于角川而言不能算是完全的失败,但也只是差强人意。陆的最大遗憾在于只出现在了影片的前三分之一后便极其迅速的完结了。一位可以坚持到抵抗最后的士兵在面对枪毙时却首当其冲的站出来边做作的高喊“中国不会忘”边吃子弹,这样的命运结局留给观众一个苍白无力的把持。唐先生则是无情的被导演强行的割裂成两个极端,前办部分无视其他同胞的生命垂危,甚至可以为了自己家人的安危出卖难民营的受伤士兵,自私、浅俗和无耻显露无疑,而其命运的终结却是为了将生命的权利让位于拉贝的助手(其真实身份是一名中国士兵,这一情节将在日后导演剪辑版中交待),这样的思想觉悟因导演对于其变化过程的交待缺失显得不合逻辑。至于另外一位在我们看来至少还有些游离于影片之外的主角——姜淑云,可能是高圆圆过于靓丽的外表以及其在我们心目中不可改变的地位,加上其过于饰演的痕迹,让我们不得不将我们的表扬和赞同赐予妓女小江到位的刻画。当然出现在姜身上更为可笑的是那个被她友好的赠与角川的饰物,难道她无缘无故的就能确定面前这个日本士兵偏偏良心就没有被泯灭,就不会在当天晚上强奸她身边的同胞妇女。

《南京!南京!》这部电影视点在日军士兵、中国战俘和唐先生之间跳来跳去,使得观众不容易建立起稳定的认同,是剧情无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可以认为陆川导演的叙事野心过大,希望对南京大屠杀整个事件做全景式的展示,因此在故事中设置了太多线索,超出了他自己的掌控能力。但我觉得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就是他这样安排恰恰是一种比较保守和安全的策略。导演为了突破性地解析日本士兵的心理,因此设置了角川这条贯穿全片的线索。但是试想假如整部影片围绕这条线索更加紧凑、集中,那么前文提到的那种基于民族主义立场的指责就会更加强烈,甚至可能导演自己内心也会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作为一种妥协,他把故事向多个不同的线索、不同的视点分散,并间或插入一些缺乏叙事动机的杀人、强奸展览,使得影片更符合某些观众的预期。如果可以这么解释的话,也就是说,导演曾经试图通过南京大屠杀这样一个极端的题材发掘人性深处的黑暗和光明,可是这最终成了一次半途而废的尝试。

原谅我用如此直接的话来描述这样一部电影的观感,但是我想不出别的描绘了。

如果这些都是创作上的硬伤,是因为导演和编剧兼任的陆川对于自身过度自信而没有设置专业编剧所致,那么影片在立意上的方向性错误则是陆川不可推卸的责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卡列宁的微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导演在上映之前再三的强调要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的南京,要让观众们看到在日军入侵南京是南京市民还有反抗的一幕,中国人民还有斗争的精神,那么观看完影片之后我们就会发现导演实在是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长达130分钟的时间里真正能算得上抵抗的只有刚开场的巷战,当然这还是《南》作为一部包含战争的历史片,导演必须要遵循的底线。我们在称赞本片的本土制作团队能在制作出与《集结号》甚至好莱坞电影相提并论的战争场面的同时,不得不为导演的不作为感到遗憾。我们必须要提醒陆川导演的是:将视觉落在日本军人身上不能等于将视点落在日本军人身上。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否则将戴上为侵略者去“妖魔化”的非议。温情音乐的插入、舒缓的叙述速度、生活细节的娓娓道来等这些传统的应用在正义方刻画的手段统统出现在讲述一位日军士兵的篇幅里,就连在战争题材中被认为有点睛之功的爱情元素也套用在一对纯日本男女身上,还好导演只是浅尝辄止。开场便以过于主观的视觉的宏伟的展现了日军攻城一幕,将观众的认同感无知无觉的引向侵略者一方,以致于后来出现的中国军方看起来怎么都像阻挡主角实现目标必要克服的拦路虎,纵使后段刻画陆、小豆子等的英勇也无法确立起对等的视点。而当影片放映到全篇最过分的庆典戏时,我们则完全的被导演的拍摄动机糊涂了。那一阵阵轩昂的鼓声,那一划划整齐的挥手,那一幅幅雄壮的画面,看是去是那么的美,足以勾起日本新一代对于他们前辈的膜拜和一些新的宏图幻想。能够具备一部日本励志电影的本质,这也许就是导演叫嚣着将到日本上映的原因吧!反观对中国民众的表现:一张张面对死亡时木讷的脸,争先恐后的交出自己的生命还有些引以为荣,对于屠杀者的顺从、毫无反抗及对于屠杀事件软弱苍白的悲痛,同胞正在窗外不断被屠还事不关己的嬉戏于麻将桌,当难民营都自身难保时诚惶诚恐的自私,配合着对于唐先生的着重刻画,笔墨浓重的展现了大难之下令人可恨又可笑的国民形象。甚至连影片的英文名,我们都认为city of death显然更切合主题。倘若历史的真相完全如此,那自然是国家的悲哀,但对于立足点的原则性的倒置,更是导演的悲哀。但愿我们不是误会了导演企图以“知耻而后勇”训诫芸芸众生的苦心!

影片的线索很多,有留守南京的抗日军人陆剑雄,日本宪兵角川,翻译唐先生一家,保护区的姜淑云老师等等,很多。

当然我们要辩证的看到影片中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日本军官将唐小妹射杀之后感慨:她这样活着不如死去;角川在得知百合子失去之后痛吟:她曾经是我的妻子;日本军官对放弃生存的唐医生说道:活着还是好的;姜淑云在被识破之后向有个之缘的角川吐出:shoot me!但这些鲜少的亮点不足以挽救整个影片大面积的失败。

 

必赢棋牌,从《寻枪》到《可可西里》,陆川在执导出两部比较成功的作品之后便尝试《南京!南京!》,实在是作品等级对于导演能力要求的升级速度超过了导演自身实际能力的升级速度。但对于这样一位有着足够信念和个性思维的导演,我们仍然有理由期待他日后能够有更多的优秀作品呈现给大家以弥补在《南》上的毁灭性失败。而对于南京大屠杀这样的国家高度的题材,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总会有优秀的导演和团队能成功的给全体华人带来振奋人心的献礼以及电影艺术领域的不朽杰作。

但是这些线索却没有十分紧密的联系,也许陆川是想从不同人物的角度来描绘那场灾难,但是在电影中的表现效果并不是很好。

 

特别是陆剑雄那条线,太短了,虽然很悲壮,在结局的时候被俘军人大喊的“中国不会亡”更像是导演刻意给观众的一种心理安慰。有些突兀,显得过于理想化,可是如果没有这一情节,影片又显得太过绝望,可能是陆川也无法找到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法了。

 

姜淑云在教堂里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流着泪抽泣着说要交出一百个女人来保证难民营的安全,妓女小江带着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举起了自己的手,在场的人全都沉默,然后陆续有人举手。我的心情里只有一种无能为力的难过与悲哀。

 

本片对日军的描述是比较成功的,此前从来没有中国电影以如此客观的立场来描述他们。我印象里中国电影里的日军都是一群猪一样的白痴,可是我感觉那样不好。侮辱我们当年的敌人就是侮辱我们自己,难道当年的中国就是败在了一群猪的手上了么?本片中对日军有血有肉的描绘,能让人感到当年日军的强大,不仅仅是从装备或者战斗力上,而且是从精神上,当年的中国就是败在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的手上。

 

日军宪兵角川的经历让人很有感触,从我的感觉来说,角川是一个尚存有理智和良心的淳朴的人,毕竟受过高等教育。他第一次进慰安所见到的慰安妇是日本女人百合子,然后他爱上了这个女人,想要娶她为妻。第二次再去,百合子已经不记得他了,第三次去找他,百合子已经死了,那一刻角川的表情像是瞬间被抽走了灵魂一样。他在这场惨烈的屠杀中被扭曲了精神,人生观和价值观一点点被摧毁,最终在日军招魂的鼓声中彻底崩溃。影片的结尾处,他放走了两个中国平民,放了一个日本兵回家,讲了一句“或许,活着比死了更难受”,然后自杀。

 

而另一个日本军人伊田却在这一过程中一点一点暴露出本性中恶的一面,最后成为一个没有了人性的战争机器及杀戮机器。但是在杀死唐先生之前,唐先生却一再地说“我太太又怀孕了”,这句话仿佛就暗示着,中国会被打败,却不会被征服。伊田在听到唐先生第一次说的时候,表情还很困惑,唐先生再次地重复,伊田仿佛霎那间领悟了这个事实,他的表情在那一刻变得很落寞。

 

大规模屠杀的场面在片中只是惊鸿一瞥,并没有花很多的片段去描绘,而是更多地在日军对路人的随手屠戮中,表现了他们的残酷。我觉得影片中最冷酷无情的一幕是一个日本兵将唐先生的小女儿从窗户上推了下去,前面在大屠杀的时候观众们都是沉默的,而在这个镜头里,影院中却出现了不少的惊叫声。

 

所有的拯救行动在片中都是苍白无力的,拉贝先生最后不得不回到德国;唐先生靠出卖伤兵得到了一张良民证,却仍然没有能够保护到自己的家人;妓女小江在内的几十个个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保护难民营中其他人的中国慰安妇并没有像观众期待的一般活下来;而换了几次头巾救出3个人的姜老师最终被识破,她请求仍有良知的角川用枪击碎了他的头颅。

 

影片后面还浓墨重彩地刻画了日军在南京城中为阵亡的士兵招魂的情节,陆川对这个仪式每一个细节的表现都一丝不苟,这一段的时间也出奇地长,最后角川在隆隆鼓声中崩溃,压抑了很久的我也随之一同崩溃。这一段象征了日军对中国在精神上的征服或者说强奸,战争对人性的强奸,然后,这部电影用这样一个让人感到愤怒,精神上充满了暴力性的情节将观众的情感粗暴地强奸。

 

看完《南京!南京!》后整个人的心情都是压抑的,看完这样一部冷酷无情的电影,愤怒当然有,却不像看完其他同题材的片子那样有当时就想喊出来“打倒小日本!”的感觉。

 

一句话,虐心。

本文由必赢棋牌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京之死,是冷酷无情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