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棋牌:黑客帝国哲学入门,真实的荒漠

真的还是假的,是存在还是意识?刚开始看《黑客帝国》的时候,肯定会分不清里面设定的虚幻与真实,这部影片把我们所存在的现代社会设定为一种幻觉中的系统,命名为矩阵,我们认为其真实,完全是神经对外界作出了相应的反应。
我们是凭借什么来判定一个物体的真实,真实与虚拟的界限又在哪里,首先,人是凭感觉来认识世界,人刚出生的时候,一切混沌,通过闻到味道,听到声音,看到物体,触摸东西,这一切都是感觉,感觉是自然赋予的,“感觉在关于个别的知识上最有权威”。也可以说感觉是一种接受形式,阿奎那认为感觉运动是一种意向性的或精神性的运动。
尼采构建了“一切皆虚无,一切皆有可能”的虚无主义,提出永恒循环的宇宙观,以此完成对死亡的超越,在影片中的尼奥被电脑人打死而又复活,这里有点疯狂尼采的意味。
不过我们先回到对虚拟与真实的讨论上,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严格来说我只是一个在思维的东西,也就是说,一个精神,一个理智,或者一个理性”在影片中Matrix不仅是一个虚拟程序,也是一个实际存在的地方。人们通过电脑信号刺激感官,以此生活在电脑幻景中,可以说,幻景中的生命就是靠思维支撑的。其中Switch等人被拔掉连接线后立即死亡,其实是断开了支撑意识的思维,按照这个逻辑,如果我在“思”,我即是“我”。
再来说说真实,人通过多次感觉可以产生记忆,人从记忆中产生经验,但感觉是一种感性知识,而经验包括总结与升华之后的智慧,即为理性知识,我们一般通过理性来判定真实。然而,在鲍德里亚的拟像社会理论中,“真实”的意义被消解,在“模拟”的空间中生成一种新的生存模式,这个就是超真实,在影片中,定义留存Zion的世界为真实世界,而Matrix母体所在世界为模拟世界,这也是一种被定义的“超真实”世界。鲍德里亚看到,任何真实的存在都成为一种过去,“在真实原则统治的世界里,想象是真实的托词。今天,在模拟原则统治的世界里,真实已经成为模型的托词。矛盾的是,真实已经成为我们真正的乌托邦的美梦,他是能够使人梦见已经失去之物的美梦”超真实是对我们的传统真实认知的一种颠覆,在我看来,《黑客帝国》中的Thomas A. Anderson所认知的世界被消解成一种虚拟的时候,那么那个能够触摸,感觉的世界就是一种拟像的世界,成为了黑客neo的乌托邦之梦。
在影片中Matrix是一套复杂的模拟系统程序,它是由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建立的,但在高科技发展的今天,人们却不希望让高科技拥有人的意志,融入人的智慧的“物”,可能会通过技术来控制人,这跟电影中的Matrix世界是一样的,影片的设置也是在警醒人们技术的设置无当可能会带来人的沉沦。
最后说一下梦,Neo在被吸出虫子的时候曾感叹“这居然不是梦”,Neo从一个可怕的梦中醒来,那个梦曾一度就是他的生活。我们再梦中并不知道自己在梦幻世界,只有醒来之后会有残留的梦中影像。墨菲斯是梦神,拥有改变梦境的能力,在电影中,是墨菲斯把neo从梦境般的虚幻世界中唤醒,但正如笛卡尔所言,即使我们所有的感官经验都只是一个梦,我们还是可以断定自己仍拥有一些真实的知识,这和影片中母体与本体的连结有一定相似,船舱中的本体要归位,一定要通过一个过程,即“醒来”,而在Matrix世界发生的事情就被设定为梦一般的超真实,是梦,总会醒,而也仍然有人愿意沉浸在梦中永不醒来,关于梦,在《盗梦空间》中有了更多的体现。
关于《黑客帝国》的虚幻与真实的探讨就到这里。

【两年前写的,今天翻出来,就贴出来吧】

把以前删掉的文章重新找回来了,搞虚拟现实的如果不读读这些文章,就好比那个搞什么不知道那个谁谁谁一样,嘿嘿!

我第一次看《黑客帝国》,是在去年,距离首次公映差不多七年。之前我并不了解《黑客帝国》,然而仅仅一次,我就喜欢上了这部影片。影片中深厚的哲学意味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黑客帝国》描述的是现实的真实与虚幻的真实,突破人类固有之理性等回归人之本源的哲学历程。意识,真实存在却无法反映真实。整部电影都在讨论意识、真实、人类世界与机器主宰的世界,真实、虚幻、过去、现实、世界的多维性,都在不停的叙述。人类之原罪与自由、平等、博爱,乌托邦理想之间的冲突,原本机器有崇尚自由、平等的人类天性,但人类的原罪成了机器变异的因子,是导致机器世界统治人类的根源,而机器的罪恶却又需人类自身来救赎,这是一个循环的二元论:没有启示、没有指引,没有答案。人类必须寻找人的本源:一个重回乌托邦国度的理想,这也是千百年来哲学研究的本质:人类在善与恶、博爱与自私、宽容与贪婪,必须做出选择。《黑客帝国》揭示了回归根源:人性的启示,正如宗教宣扬的善良、博爱与人性的圣洁,完成了人类自身的救赎与真实世界的回归解放。这种哲学思想贯穿了欧洲历史整个哲学体系。以下仅举两例:

 

柏拉图的洞穴寓言

  哲学,神学,无神论都在《黑客帝国》里有浓重的表现.诺斯替教的教徒也会注意到很多相关的主题.还有很多内容涉及印度教,佛教,道教和基督教,还蕴含 启蒙,涅盘,重生的概念.对印度教和佛教的深度涉及包括自由意志对抗命运,还在电影的配乐中使用印度教的颂歌,理念,虚幻(Maya),因果报应 (Karma)和自然存在的多种观点.<黑客帝国>以很多方式解析真实,超现实,还有人的观点是,实质的,物理的世界才是虚 幻.
  一些基督教自由主义者说我们正生活在这样的世界,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就是被教化,启蒙.他们相信达到启蒙的人有亚伯拉罕(相传为希伯来人的始祖),摩 西(《圣经》故事中犹太人古代领袖),施洗约翰,耶稣和穆罕默德(伊斯兰教创始人).他们认为电影中Neo,Morpheus和Cypher对应圣经新约 中的耶稣,施洗约翰和犹大.这些基督教自由主义者相信黑客帝国和现实唯一的区别是,外部世界应该是天堂而不是电影中描述的黑暗的世界.
  现在有许多书和网站探讨黑客帝国哲学.其中最主要的探讨是这个问题:我的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这个问题也因为其他电影而提出,比如eXistenZ和The Thirteenth Floor(都和《黑客帝国》同年发行,但在票房和受注意度都不及《黑客帝国》).还有相似的电影,The Truman Show(楚门的世界)和Abre los ojos(翻拍为Vanilla Sky).这个学说还被哲学家Nick Bostrom升级,写成(你生活在一个电脑世界吗?)
  《黑客帝国》以相似的文学精度跟随<Campbellian monomyth arc>的所有阶段,甚至包括周游,大战发生于地下这样的细节,甚至三个头的永生敌人(电影中三个特工).
  先知的角色类似古希腊神话中的先知角色.细致的说,她对Neo的警告十分类似神话中先知给斯巴达王Leonidas在塞莫皮莱大战前的警告.在希腊神 话中,她警告Leonidas说,那么他的城市被毁灭,要么一个斯巴达国王必须死去,所以Leonidas必须选择自己的生命或是整个城市的命运.深远的 说,如果Neo选择救自己的命,Smith就能从Morpheus那里得到进入Zion城的密码,那Zion就会毁灭.所以,根本上说,Neo的选择和 Leonidas一样:他自己的生命,或是整个城市的命运.
  《黑客帝国》背后的观点基于哲学的认识论,比如柏拉图的洞穴理论和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录>.在一个唯我论的著名的实 验中,物体只是缸中之脑;《黑客帝国》里,Neo是被装在营养皿中.是否选择红药片,接受真实的选择类似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美国哲学家罗伯特·诺兹克 (Robert Nozick)设想的一个实验.
  后现代思潮在电影中也有重要的地位.在电影开头,Neo藏非法软件的书是法国哲学家让·鲍德里(Jean Baudrillard)的<模仿和拟像>(Simulacra and Simulation),这部作品描述了基于拟像的超现实体验.人们往往用鲍德里亚的哲学来论证<黑客帝国>是对现代商业化,媒体化社会的寓言.
  Morpheus的著名台词"pulled over our eyes to blind us from the truth"(来到我们眼前来使我们看不到真实)直接来自Charle Peirce的言论.
  相关文学
  黑客帝国的故事对历史和文学有众多的联系,包括<爱丽丝漫游仙境>,救世主信仰,佛教,诺斯替教,和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小说,特别是<神经漫游者>.吉布森在世界范围内普及了虚拟现实和计算机网络的界面,他还在自己的蔓生三部曲中首次使用了Matrix 这个词.然而其名字和概念显然出自更早的1976年英国科幻电视剧系列Doctor Who,使用了Matrix 作为虚拟现实的代名词.(在吉布森的小说中具体指代网络拟像).第一个写作关于虚拟现实的作家是Daniel F. Galouye,在1964年出版了Simulacron Three.
  人工智能打败人类的概念先前被数百部科幻作品触及到.很多人认为黑客帝国系列受到Philip K. Dick作品的影响,不只是因为包含了大量诺斯替教的教义和预言,还有后启示录世界与机器打仗.世界被机器控制,人类藏于地下的创意最早出自1909年E. M. Forster的短篇小说Machine Stops.
  《黑客帝国》剧情类似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的基本走向.这并不奇怪,因为<黑客帝国> 和<神经漫游者>都是相同的赛博朋克,属于软科幻.(<神经漫游者>的出版造成了对赛博朋克普 遍深入的影响).两个故事中,一个黑客被招募执行一项艰难的任务.相似之处有黑客英雄,女性助手,和恶意的虚拟对手.
  两部作品仍然有极大的不同之处.比如说,吉布森的人类图灵机警察(<攻壳机动队>等作品的创意来源之一)限制人工智能的 增长.Matrix中的特工则相反,是AI限制人类的增长.吉布森的作品表现了人类必须在AI能源冬天的时候行动;最后也是好人获得胜利.相反的,黑客帝 国中人类和AI的关系模糊了正义与邪恶的界限.以这个立场来看,黑客帝国中叙述性的内容时常与<神经漫游者>相反.
  两者之间另一个联系是一个叫做Zion的地方.<神经漫游者>中,Zion是由塔法里教徒创建的殖民地,是主要角色在到 达自由乐土之前休息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轨道站.小说的最后部分就发生在这里.<黑客帝国>中,Zion是自由人类的地下家 园.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巧合,因为Zion是一个常用的神话城市隐喻,代表人类的最后希望.Zion在黑客帝国中的使用既是一个隐喻,又是表达对吉布森的敬 意.
  黑客帝国和Frank Herbert的小说Dune也有相似之处,人和机器的战争蕴含宗教暗示.其他的相似之处出现在<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中.Neo在与敌人搏斗中弄瞎了,但仍然可以看见,但"看见"的方式不同了.Paul Muad'Dib在Dune中也一样.在那之后,Neo看见了一条"金色大道",在Dune中则被称为"选择",Dune中的Muad'Dib没有选择这个,而在<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中,Neo选择了这条路. 还有,Neo选择牺牲自己来达到和平,Paul Muad'Dib放弃了一切到Dune Messiah的沙漠来拯救他帝国里的人民.但并不是说<黑客帝国>大量受这部书的影响,<黑客帝国>中的各项举动都是来自宗教概念.科幻作品大量的相似性是由于宗教观念的普及导致的。
 Matrix(矩阵)
  Matrix的本意是子宫、母体、孕育生命的地方,同时,在数学名词中,矩阵用来表示统计数据等方面的各种有关联的数据。这个定义很好地解释了 Matrix代码制造世界的数学逻辑基础。在电影中,Matrix不仅是一个虚拟程序,也是一个实际存在的地方。在这里,人类的身体被放在一个盛满营养液 的器皿中,身上插满了各种插头以接受电脑系统的感官刺激信号。人类就依靠这些信号,生活在一个完全虚拟的电脑幻景中。机器用这样的方式占领了人类的思维空 间,用人类的身体作为电池以维持自己的运行。
  在电影中,Matrix是一套复杂的模拟系统程序,它是由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建立的,模拟了人类以前的世界,用以控制人类。在Matrix中出现的人 物,都可以看做是具有人类意识特征的程序。这些程序根据所附着的载体不同有三类:一类是附着在生物载体上的,就是在矩阵中生活的普通人;一类是附着在电脑 芯片上的,就是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这些载体通过硬件与Matrix连接。而另一类则是自由程序,它没有载体,诸如特工、先知、建筑师、梅罗文加、火车人 等。
  Matrix是一个巨大的网络,连接着无数人的意识,系统分配给他们不同的角色,就象电脑游戏中的角色扮演游戏一样,只是他们没有选择角色的权利和意 识。人类通过这种联网的虚拟生活来维持自身的生存需要,但Matrix中的智能程序,也就是先知的角色,发现在系统中有1%的人由于自主意识过强,不能兼 容系统分配的角色,如果对他们不进行控制就会导致系统的不稳定,进而导致系统崩溃。因此编写Matrix的智能程序,也就是建筑师就制造了“救世主”,让 他有部分自主意识,并成为觉醒人类的领袖,带领他们建造了锡安。

看着墙上的影子
我告诉他们我很好
必赢棋牌,          ——John Lennon
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梦?谁知道我们没有生活在一场梦里?谁知道我们没有被蒙蔽了双眼?电影一开始,主人公尼欧(Neo)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没有醒来,因为他依然生活在梦里。莫斐斯(Morpheus)唤醒沉睡在机器城市装着粉红色粘性液体的洞穴的尼欧,自己却是希腊神话中的睡眠之神。莫斐斯告诉尼欧,他“一生下来就活在一个心灵的牢笼之中”,因为他所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尝到的一切都是虚幻。这是一场梦,而他的精神(mind)认为这是真实的。然而,尼欧是救世主(the one),他被拯救出了洞穴,来到“真实的荒漠”。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真实的世界其实就是深入地下的一个洞穴,在真实的世界里,世界反而没有阳光,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美味的牛排。所以,相对于虚幻的Matrix, 真实反而是不真实的。这就像柏拉图《理想国》洞穴寓言中的无知者,宁愿看着墙上的幻影,把它奉为世界的圭臬,而对前来拯救他们的被释放者对真实世界的赞美嗤之以鼻。和《黑客帝国》不同,柏拉图的现实世界是美好的,所以被拯救的人轻松地接受了真实,而《黑客帝国》中现实世界是令人失望的,它让被拯救的人怀恋洞穴。
面对“真实的荒漠”和“不存在的牛排”,我们如何选择?尼欧选择了真实,相反,塞佛选择了无知。选择真实,是因为尼欧摆脱了心灵的牢笼束缚。这似乎设计到一个很经典而无法解答的哲学基本命题:如果真实的世界存在,那么存在又是什么?生活在Matrix里的人,存在就是被感知。当把一块牛排放进嘴里,电脑会告诉你“这块牛排多汁,美味”,然而事实上,这块牛排并不存在。他所吞下的不过是一段由0和1组成的程序代码。这是唯心的真实观。生活在真实世界的人,存在就是超越感知,认清本质。所以,在真实的世界,Matrix是一串代码,正如完成了涅磐的救世主尼欧,他看到的Matrix已经不再是可感知的人和物,而是代码。

救世主:认识你自己

我们被连锁束缚
却从来不知道钥匙在自己手中
                   ——The Eagles

尼欧是救世主,毫无疑问。影片在不止一处暗示了他的身份。他从睡梦中惊醒和他对生活的怀疑,象征他的觉知;包括符号性的象征,Neo,其实就是the one(救世主)的暗示。Neo 在拉丁文中意为“新的”,也象征一个新的纪元的诞生。从这个角度,影片没有任何悬念。影片的寓意也不在于悬念。谁是救世主已经不重要,影片自始至终都在传达这样一则佛家的信条:自己才是拯救自己的佛。影片没有浓墨重彩地展示救世主如何机智勇敢地将生活在虚幻中的人类拯救出来,而是让救世主在影片末完成最后的涅磐:死而复生。可以说,影片是想说明救世主完成了自救,实际上是自我觉知的最后升华。
影片的大部分都是在向尼欧证明,他就是救世主,从主人公的角度,可以称为自我觉知的自我确证。在训练程序中,莫斐斯试图帮助他“解放他的心灵”,是他自我觉知苏醒的开始。在祭师的家,拉丁文写着“认识我自己”,不由得让人想起古希腊阿波罗太阳神庙前的格言:“人啊!认识你自己!”在这里,尼欧的自我觉知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尽管祭师告诉他不是救世主,他的潜意识已经确认他拥有非凡的能力,因为“勺子是不存在的”,所以勺子不会弯曲,弯曲的是自己。直至影片末,尼欧死而复生,他不再看到可感的人,一切都是凌乱的代码。这时候,他实际上是在虚拟的世界超越了感知:不仅勺子不存在,自己也不存在。人最大的缺陷就是无法认清自己,如果能认清自己,我们就是救世主。
可以说,随便说出哲学上的什么主义,都能够在《黑客帝国》里找得到。这部影片并不是某种随意被产生出来的墨迹,其背后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并且是有意地与哲学联系起来。在某种程度上,《黑客帝国》也在影响着我们,在实践着它所表达的哲学。当我们在电影院面对着精彩而诡异的影像,走出电影院的时候顿有回到真实世界的感觉,这难道不是在重演着柏拉图的洞穴寓言?

本文由必赢棋牌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必赢棋牌:黑客帝国哲学入门,真实的荒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